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Puki◎Can Said...

Yesterday is history,tomorrow is myster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源作坊之坊犬,守門用。 冷門CP症候群 光亮本命,亞神至上,兄弟最高,不可逆~! 心頭好:釘宮理惠 人生信條:絕不可糟蹋糧食!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个残酷的笑话演员(文/黄碧云)  

2009-09-21 23:13:20|  分类: 圖書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  
  她所知道最好的笑话就是卡夫卡的「审判」Joseph K,一天早上醒来,二个陌生人闯进他的房子,说:你有罪。他想,怎么会呢。到後来……他千方百计的为自己找一个罪名,然後受死。
    
  因为恐怖,grotesque,莫名其妙,所以好笑。
    
  她喜欢的笑话还有,一个笑话演员舌头生癌。梦中情人人原来是女扮男装。太太因男子有外遇跳楼,男子还会写悼文:「抑郁终日,无奈逝去。」
    
  笑话总有这样残酷的成份。她流落在纽约,成天在笑话咖啡泡时间,看各式各样的笑话表演,就像看斗兽,她想。
    
  我去看「黄子华楝笃笑」也像去看斗兽──惊心动魄的残酷,难得是众人都笑得出。
    
  关於黄子华的记忆,时常都很残酷。也不记得怎样开始,断断续续,他老在扮罗拔狄尼路及周润发。穿他唯一的一件旧皮夹克。我们笑他一年四季穿「胶褛」。他又会莫名其妙的讲尼采。我们那时还年轻,很容易受到惊吓,在电视台看见所有其他人每星期做二小时工作,惊惧得面面相觑。後来他又要考司仪,兴高采烈的跟我们说这说那,很快让人否出局。他又去了香港话剧团(他想演哈姆雷特,但有多少演员可以演哈姆雷特,他说。),他老苦笑,三千元月薪,练习生想演哈姆雷特。他演戏我去看他,坐得远远的也不禁笑出来;他也实在差得可以。下来二人吃饭喝。他笑:导演叫你点就点。笑得十分凄惨。他转了职到港台当助导。我们在影印机前相遇,光影一闪一闪一黑一白。他说:我的工作就是影印。忽然又有所悟,说:为了当艺术家而捱饿是不对的。我不知如何安慰,我又是很残忍的人,只道:影印吧。忽然有一次他很高兴,说:我在港台电视剧有角色了。我说:好。他又说:是一个当性无能青年的角色。我应如何演性无能呢?二人也不禁神经质的相视大笑。电视剧演成怎样,没有看过。
    
  我们有一次合作演戏。我失业,无聊之极。他想演戏(哈姆雷特、罗拔狄尼路)。他自己演的是一个笑话表演,在扮一粒沙,又演一段哈姆雷特,因为表演得十分幼稚,他在练习,我们在旁笑得震天向。他回去改了剧本。我叫他:演给来看。他抵恐不肯,道:你们都嘲笑我。我哄他,说:不笑你了。他又再演了。我们禁不住又大笑起来。
    
  表演完毕,我们大伙去庆功宴。他喝了酒,摇摇摆摆的站起来,道:我今年二十六岁,最快乐是今天。因为也演了一个自己的戏,如他所愿。我那时也是二十六岁,坐在他对面,喝得满脸通红,也很快乐,但内里又有极尖锐的痛苦与同情自伤,说不出话来,也光是笑。如今还记得。
    
  我离开香港就不再记得黄子华。回来在商台碰到他,衣著整齐入时,油滑了好些。大家十分陌生而客气。因为隔了时间与阅历,他不再是我认识的他,而我也不再是我自己。我知道他做电台电视节目,亦不感兴趣,实在与我无关。年纪令我对人情的亲密疏远甚至生离死别都看得很平淡。
    
  那时是同事。以前合作做表演时我穿了他一件T恤,还在我家。一次碰到他,道:你的T恤还在我处呢。他在众人前,忽然道:What do you mean? You mean I went to bed with you? 那一刹那我便觉得他很下流。一直耿耿於怀,以後每次见他都避著。实在犯不著。我实在认不得他了。
    
  有阳光的残酷日子有时会想起他(我认识的黄子华不过是一部份的黄子华),她早上看电视看见他都会转去别台,她又害怕听他做电台节目。(我们年轻的日子,时常都有阳光。)
    
  她在黑暗中看他讲笑话,关於他的残酷记忆断断续续的浮上来。她所知道他的凄凉日子,都在他的笑话里面了。她自忖是聪明人,关於移民,同性恋,偶像(李小龙/周星驰/刘德华)的笑话都不会令她发笑,她触到他笑话里残酷的自嘲,便像看斗兽般的,神经紧张的大笑起来。
    
  表演完毕就去看他,他在後台很frustrated,正如我每次看到他一样。我们仍然很陌生而客气。
    
  其实他实在演得好。她便跟谁说,他真的好,那人答:噢,不。他说你只说他「有进步」,你真的没说他好。那一刹那,那个她认识的他又活过来了;他还是这样,怆怆惶惶,而且又记得她不经意的一句话,她便笑了。笑了以後又起了惶恐的心情。
    
  他们即使以不同的方法去演绎世界,但她时常觉得与他接近,大概只因为这种惶恐的心情。他们惶恐终日,对整个世界都感到陌生而敌对。他自嘲,她却变得很Cynical,年年不上心,冇句真。在这个他表演残酷笑话的斗兽场,他们的生命在此成就了交汇点。除外,她一点也不认识他。……他说,我要出版一本书了。她说。她想。她答:好。如此这般,写了序。
    
  对其他人来说,这不过是一本好笑的笑话集。有人买娱乐,有人卖笑话,有人从中赚钱。真的不要太认真。或许黄子华不是想做一个周星驰,管它残酷不残酷呢。
    
  又或许不。

《娱乐圈血肉史——前序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